您好,欢迎来到江南体育全站旗下CKD产品展示官网!
专注CKD气缸/电磁阀产品销售 提供高性价比气动产品
全国咨询热线:021-60299181、60299182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产品展示 > CKD软件

幼儿园“倒闭潮”来袭:招不到学生发不出工资

来源:江南体育全站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4-26 05:20:56

专注进口自动化设备15年,认真、热情、负责您的每一份询价,灼华是您理想的合作伙伴! BALLUFF(巴鲁夫)成立于1921年,是一个世界zui高的国家之一增长率在自动化产业、能源产业,在

产品详情 PRODUCT DETAILS

  提前收集招生信息、多方托关系打点只是基本操作,真正的狠人都在早几年就开始布局学区房,在招生通知发布后的第一时间,搬凳子驻扎在幼儿园门口,连夜排队蹲守拿号。

  这是一次需要全家出动的大型战役,必须使尽十八般武艺,才能勉强争得入学资格,而如今,这些挤破头的现象却在逐渐变少。

  根据教育部的数据,2022年,全国幼儿园数量出现了200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,比上年减少5610所。

  2023年,幼儿园数量相比上一年,又大幅度减少了1.48万所。下降速度从2%,暴跌到了5%。

  去年关闭的北京西三旗本真幼儿园,就在闭园告知函里通知家长:“至9月新学期开学,园内幼儿人数将骤减,总人数将不足40余人。”

  部分幼儿园的关停是时代的浪花,飞溅到每个人身上,又究竟会引起怎样的风浪呢?

  在湖南某三线城市国企上班的欣欣,对要把女儿送去哪个幼儿园,并没太多纠结。

  作为双职工的家庭,“离家近”是她最大的诉求。而在自家小区里,就有配套的私立幼儿园。

  每天从家里把娃送到幼儿园门口,走路只需要5分钟;再转身去车库,就可以直接坐上老公的车去上班。

  早在女儿入园前一年,她就开始做功课。除了方便接送,幼儿园的师资也可圈可点。

  当听说幼儿园每个班只有25个孩子、却配了2个班主任老师、2个生活老师时,一番折腾的她放心了:

  育儿大V推荐的幼儿园师生比例是1:7,现在这个比例,能保证自家孩子一定不会被疏于照顾。

  还有“双语教学、配备外教”,“涵盖了科学、篮球、烘焙等多种主题课程”的广告,都狠狠戳中了希望娃不要输在起跑线的中国式家长欣欣。

  让欣欣直接下定决心的是幼儿园菜谱。鲍鱼、排骨、基围虾等优质蛋白高频出现,别说孩子了,连欣欣自己都想去吃。

  欣欣家小区1万一平米的房价,对应着当地人均不足5000的月平均薪资,是妥妥的高档住宅。

  这所在小区里的高端私立幼儿园,学费每学期1.6万,是当地普通公立的近4倍。尽管如此,招生依然年年火爆。

  往年小班能招上3个,去年只剩下2个,每个班的人数,也从25人降低到了不足20人。

  欣欣听说,不同于公立的严格卡3周岁入学,有的娃才刚2岁半,幼儿园也愿意收了。

  班主任不止一次面露难色地叮嘱她,能不能多介绍几个适龄娃来上学?同时开出了一些优惠政策:

  比如每介绍一个孩子,就能给介绍人500块;如果组团凑齐10个孩子一起来报名,每个孩子能减免1000元学费。

  “以老带新”,是各地私立幼儿园为扩展生源的常见手段。在招生变难的情况下,优惠力度也在加大。

  湖北武汉的吴琳,在为孩子考察幼儿园时就发现,如果能介绍小班新生入学,老生学杂费能直接减免5000元。

  北京的互联网大公司员工谢欢,充分的发挥了项目管理的精神,在怀孕前就开始谋划要如何发动全家给孩子排队、早早买好了海淀的房子,以便给孩子一个最好的入学顺位。

  而到了自己孩子上幼儿园的年龄,她却听说,某些曾经严格限制部队子弟才能上的幼儿园,现在也开始接收非部队家庭的孩子。

  对比前几年那些忙得焦头烂额、彻夜研究入园攻略的日子,对谢欢来说,就像大梦一场。

  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,2023年,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093万人,较2022年减少了534.5万人。孩子,已经是幼儿园们争抢的对象。

  当然,幼儿园们绝不坐以待毙。在以鸡娃著称的北京海淀区,幼儿园慢慢的开始了抢娃大战。

  往年托关系都未必能进的一些非对外招生幼儿园,已经在主动给非系统职工的家长打电话,邀请孩子入园。

  去年,一家东北宁安县的普惠民办幼儿园,用顶级的伙食让万众关注,人人都很羡慕当地孩子们的童年。

  这里的小朋友们日常吃着叫花鸡、鳗鱼、阿拉斯加长脚蟹,更不可思议的是1600元一只的伊比利亚火腿。

  从这里毕业的孩子,明显能感觉出“小学的饭不如幼儿园的好吃”,这些丰盛的美食,是他们幸福童年的开端。

  而家长却能因此把心放到肚子里:这些大人都垂涎三尺的美食,是小朋友们的日常,园长确实是比亲妈还亲了。

  这座位于牡丹江边的小县城,去年整个县的新生儿才几百名,让未来的幼儿园招生倍感艰难。

  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,“一园难求”的时代已逝去,现在的主流,是“一娃难求”。

  到了这批孩子该上幼儿园的年纪,也就是2019年,北京的幼儿园出现了空前的火爆。

  那年谢欢正好住在北京昌平区。当年同区的南邵中心幼儿园,尽管地处北六环外,在距离正式招生开始还有5天时,园区门口已经排满了带着行军床等专业装备的家长们。

  比起之前一些私立幼儿园虐待孩子的恶劣行为,孩子去上公立园,家长也觉得更有保障。

  其次是费用也不高,每月托管费和餐费1200元,合情合理,是附近大多数家庭都能接受的价格。

  最后算是矮个子里拔将军——附近小区众多,但在方圆三公里内,没有像这所幼儿园一样能打的其他选择。

  综合上述种种原因,不管是京籍还是非京籍,附近家长都愿意将孩子送到这所幼儿园,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,排长队报名也是理所应当。

  2019年,按照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》的督促,公办、民办力量一起加入,许多小区修建了配套幼儿园。

  欣欣小区的幼儿园就在那年建成。此前计划配套幼儿园的新闻刚一发出,小区的业主群内就一片欢呼,大部分人都认为,这份利好会带来小区房价的水涨船高。

  “如果在阳台就能看到幼儿园,会不会有点吵呀?”,那会儿还没怀孕的欣欣,还挺担心影响生活质量。

  “等你有娃就知道了,上学离得近就是好,每天能多睡15分钟比什么都香”,邻居宝妈用血泪经验提醒欣欣。

  然而时过境迁,在这轮幼儿园关停潮的风波下,受到最大冲击的,就是民办幼儿园。

  欣欣家的幼儿园,好在有双语教学特色,而其他普通的民办幼儿园,若无法提供差异化的内容,价格相对公立也毫无优势,就会是第一批倒下的。

  第一种是学费太贵,超出了大部分家庭的承受范围,招不到生就轻易造成入不敷出,亏本关门;

  第二种是比较便宜,成本压缩到极致,场地、饮食都得打折,容易引发家长担心。又或者是因为设施老旧,安全看似有隐患等。

  一园难求的潮水退去,家长们开始重新考量,自己的孩子究竟需要怎样的学习环境。

  吴琳最终让孩子去了公立。闺蜜家孩子私立读到一半,整个幼儿园都卷款跑路了,闺蜜只好一边唉声叹气,一边连夜研究给孩子转学。

  看在前车之鉴的份上,比起让孩子“上着上着,老师没了”,甚至“幼儿园没了”,吴琳更在意教学的稳定性。

  毕竟在公立老师有编制,天塌了有国家兜底,这种师资的铁饭碗,给了她更多的安全感。

  当然,公立园学费更低,几百块一个月,性价比拉满,这也是消费降级的吴琳主要动心的原因。

  但公办幼儿园的日子也未必就那么好过。在四川成都高新区,预计招生100人的公办幼儿园,最终报名人数从2-99不等,远低于预期。

  多个地方的公立幼儿园,把招生纳入教师的年终考核,尤其在乡镇,随着城市化的发展,慢慢的变多孩子跟着父母进城,留在当地上学的慢慢的变少,老师们也得为招生发愁。

  作为人口流出严重的地区,辽宁近5年来关闭了1376家幼儿园,黑龙江2022年幼儿园数量降幅为3.51%,幅度和关停数量都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

  每一家幼儿园,都要付出比以往更多的努力,才能持续招到孩子,把经营维持下去。

  “孩子慢慢的变少,幼师是不是快要失业了?”,面对网友的疑问,评论区有一大半前幼师现身说法,表示“已经失业了”。

  在谢欢高考的十几年前,有亲戚曾建议过她学学前教育,认为女孩子当老师很稳定,在相亲时也有优势。

  谢欢很庆幸自己没听这个建议,现在学前教育的就业形势,早已不复往昔,沦为直接天坑专业。

  在苏州姑苏区教体文旅委下属幼儿园,3个在编教师岗位,超过1200人报名,报录比423:1,竞争场面激烈,堪称“千人夺嫡”。

  像保姆一样服务到位的工作内容、宫斗剧般的职场环境、部分奇葩的家长要求和无理取闹,寒暑假加班加点卷招生,每天筋疲力尽的折腾下来,让许多幼儿园老师有无数的辛酸泪。

  “工资不高,累活不少”几乎已成为行业共识,“月入3800,每天笑哈哈”,是幼师们的无奈自嘲。

  “招不到孩子要扣钱,孩子退园要扣钱,家长觉得不满意要扣钱,做环创材料用太多要扣钱,生病请假要扣钱,一个月工资就那么几个钱,扣来扣去”,一位网友的吐槽,是大部分幼师心境的真实写照。

  于是,过来人在大声劝退后来者:“别报考学前教育,感觉是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情。”

  在高负荷、低工资,还有未来逐渐缩窄的希望面前,已经入行的幼师们,也在积极寻找出路。在谋生面前,每个人都最大限度地发挥着自己的一技之长。

  在一条主题为“幼师转行成功合集”的帖子下面,有上千条回复。年轻的幼师们在分享自己激流勇退的故事。

  有人利用专业优势,转行家庭陪伴师,体验了“午四晚九”的上班时间,哪怕在刚上户没经验的情况下,一个月也能挣5000,不比当幼师低,最香的是还有有效的双休。

  有人脱下孔乙己长衫去做客服,虽然单休,但上班等于摸鱼,天天划水也能轻松月入5000,相比之下,幼儿园累死累活也不过才月入3000。

  而有的人则直接发挥兴趣特长,转型文案策划、新媒体运营,跟上了这波互联网浪潮,精气神都比原来好了不少;

  幼儿园的经营者也苦于经营危机,开始谋求向其他方向转型。有人关停幼儿园后,在闲鱼上变卖设备;

  有人开始琢磨着往养老产业转型——毕竟场地是现成的,后勤人员也可以是现成的,资源整合一下,出路不就来了嘛。

  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不断加剧,放弃幼儿园,转换新赛道,少走几十年弯路,或许还能抢占一线先机。

  幼儿园从扩建到部分关停,是时代前进中的历史必然。但这其中,又蕴藏了不少机遇。

  比如对层层闯关考上985、最后在北京找到工作的谢欢来说,她希望自己孩子找工作时可以因为竞争对手变少,而不用像自己一样辛苦;

  比如对吴琳而言,她可以不死磕“幼小衔接”,而是放心让自己孩子有个想玩就玩的快乐童年。

  对幼师和幼儿园方来说,这轮风波未尝不是一次重新定位自我、再度审视内心的旅途。

推荐产品